龙永图:面对当前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要坚持开放、坚持稳字当头


理事简介

龙永图,CCG主席,原外经贸部副部长,原博鳌亚洲论坛秘书长。



2019年12月20日讯,中国与全球化智库主席龙永图出席2019年财经头条经济学家年会并发表演讲。龙永图表示,目前全球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当中,最积极的变化就是中国的崛起, 2001年中国经济总量还排在意大利后面,没有想到不到十年,我们迅速超出意大利、英国、法国、德国,在2010年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确实是速度之快迅雷不及掩耳给全球带来很大的震动。
龙永图强调,这些年全球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当中消极的变化也有,其中最引人瞩目的就是逆全球化的力量。在大变局当中确实充满着挑战和机遇,龙永图认为只有变才能产生更多的机遇,一陈不变死水一潭难产生重大的机遇。对我来看,全球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机遇还是大于挑战。
对于怎么把握机遇、迎接挑战,龙永图谈到两点看法:
第一,大变局当中总的来讲就是要有定力,面对当前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我们需要定力,政府需要定力,企业需要定力,这个定力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坚持开放
第二点,面对大变局要注意稳字当头,稳中前进,由于错综复杂大变局,风险增加了很多,我们要坚持要稳,要注意稳。稳字当头就是要善于做好存量,不要盲目追求数量,在存量的基础上来扩大增量,我们就可以在过去几十年的基础上继续前进,稳中前进。


以下为嘉宾发言实录:



关于当前的形势问题,大家都在热烈讨论,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这样一个论断,这个论断高屋建瓴,内涵非常丰富,我在这里谈谈自己的一点认识。顾名思义,大变局当前全球形势当中充满了各种不断变化的因素,这些变化有积极的变化,也有消极的变化,也有前景不明朗充满不确定性的变化,所有这些变化交织在一起,相互互动形成了一个错综复杂的全球未有的百年未有的大变局。我认为这样的研究,百年未有大变局的时候,首先要找出一些最重要的变化,也就是最重要的要素。我以为目前全球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当中,最积极的变化就是中国的崛起,不认为我们是中国人我们就讲,这是整个全球形势当中最积极的最重要的一个变化。全世界只要公平的人都会承认这一点,中国这些年发展实在是太快了,我们这些人都没有料到。
2001年中国经济总量还排在意大利后面,没有想到不到十年,我们迅速超出意大利、英国、法国、德国,在2010年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确实是速度之快迅雷不及掩耳给全球带来很大的震动。的确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当中最大的变化,当然也是最积极的变化。由于速度之快,特别我们中国的崛起是一个对西方国家来讲另类的崛起,过去的崛起从18世纪西班牙到19世纪的英国,20世纪的美国,都是在同样一个政治体质,同样意识形态,同样价值观的体系当中崛起的国家,而我们中国就完全不一样。造成的震动对于全球变局的冲击也是最大的。全世界对于这样一个大的变化我认为很多的国家都是一种惊叹、赞扬、欢迎的态度,很多明智的国家都希望可以搭上中国迅速发展的便车,他们确实也正在搭上中国迅速发展的便车,这些国家我认为会在这样大变局当中分享中国崛起的红利。当然对中国这样一个大的崛起和变化,也有一些西方国家表示质疑不理解甚至仇视,甚至要采取阻挡的行动。
我们看到中国的崛起这样重大变化的时候,我们有些人往往看到了一些国家或者少数国家想扼制中国的崛起,我认为现在应该让大家更多的了解全世界很多国家实际上欢迎中国的崛起,而且在搭中国崛起便车的同时和中国实现互利共盈,这些都是明智的选择。欢迎和反对中国崛起的这两种力量,今后还会长期的进行博弈,这种博弈对于中国的崛起乃至全球的发展都带来深刻的影响,我觉得大家应该可以关注两种力量的博弈对中国崛起态度的两种力量博弈所能产生的巨大深刻影响。
这些年全球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当中消极的变化也有,其中最引人瞩目的就是逆全球化的力量,过去几十年来经济全球化对全球带来了极大的利益,但是这些年来的逆全球化甚至反全球化的力量也造成整个全球化的挫折,表现在贸易保护主义的盛行,单边主义的出现,以及全球产业链当中试图以国家的力量切断产业链的种种做法。可以说逆全球化的力量这些年来还是很强大的,但是我们看到逆全球化力量的时候我们也不能不看到像中国这样一些国家正在继续高举全球化的旗帜,推动全球化发展。我们更应该看到推动经济全球化不仅仅是中国政治上的力量经济上的力量,更重要还有一些客观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力量,比如科学技术的发展,互联网的发展,使得全球化不可逆转。
我们看到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当中消极变化的时候,我们也从中要看到一些积极的因素。逆全球化不得人心,我们中央还是判断经济全球化的潮流是不可逆转的。大家很好关注一下逆全球化和支持全球化两种力量的博弈,对全球所产生的深刻影响,我想也是很有价值。还有很多一些前景并不确定的变化,比如说美国的走向,美国凭借它自己强大的科技力量,今后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可能还依然引领全球经济的发展,美国的走向相当令人瞩目,而这个变化是一个不确定的变化,可能是积极的也可能是消极的。此外,还有欧洲欧盟的变化,我认为它的前景也是充满不确定性的。对于欧洲今后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的变化我觉得也是很值得我们研究。
由于今天时间的关系,我不可能谈所有这些变化,但是正是这种经济的变化,消极的变化,加上很多前景不确定的这些变化交织在一起,形成了当前我们谈到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对于我们经济学家来说,对于我们的企业家来讲,对于我们的民众来讲都很值得关注这些重大的变化。
在大变局当中确实充满着挑战和机遇,很多人把挑战看的多一点,有些人也把机遇看的多一点,其实我认为只有变才能产生更多的机遇,一陈不变死水一潭难产生重大的机遇。对我来看,全球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机遇还是大于挑战。
对于怎么把握机遇,这是一篇很大的文章,我们的经济学界,我们的企业界都应该很好的做好这篇文章,我在这因为时间关系,提出一点自己的看法,
第一,大变局当中总的来讲就是要有定力,由于变化的太快,变化的因素太多,面对错综复杂的变化,我们有时候要以不变应万变,比如应对这次逆全球化中国政府的对策,就是以更大的开放来应对逆全球化,你搞贸易摩擦我就既以我为主又互利共赢,你要解决贸易不平衡的问题,我就开放市场更多进口,搞进口博览会,不但满足国内老百姓对高质量产品的需求,也推动了我们中国企业特别是我们的制造业更深入到全球产业链的分工当中去。你搞退群我们就积极扩大“一带一路”的朋友圈,巩固加强金砖五国这样一些新兴组织。不仅我们的政府这样,我们的企业也采取了更加开放的态度来应对逆全球化。华为就是这样一个优秀的企业,你要切断华为的供应链,华为一方面表示更开放的态度,愿意和那些哪怕要对华为断供的企业继续合作,同时他们也以一种创新的精神和一种远见做好了备胎的计划,以应对最复杂和最困难的情况。
面对当前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我们需要定力,政府需要定力,企业需要定力,这个定力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坚持开放。因为不开放就解决不了,在复杂多变的情况下,我们怎么立于不败之地。
对于当前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我想谈的第二点,面对大变局我们要注意稳字当头,稳中前进,由于错综复杂大变局,风险增加了很多,我们要坚持要稳,要注意稳,具体来说我们要看到我们在搞经济的时候,我们不是从零开始,我们已经经历了70年的发展,40年改革开放,我们有强大的经济基础,我们有这样的基础,我们就能站稳,就能稳字当头。我们在发展经济的时候,我觉得我们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怎么样来做好做大存量,而且在做大存量的基础上适当的增加增量,我们要把主要的精力放在做好存量的基础上,我们过去搞了几十年的城镇化,我们可以在这个基础上搞新型的城镇化,利用新的政策,刚才郑主任讲到的城市农村用地的改革,推出新的满足老百姓需求的城镇化,比如我们打造了全球最大的世界工厂,我们可以用科技创新,利用金融支持和各种服务业融合使我们的世界工厂变成全球最有竞争能力的,给老百姓带来最大好处的实体经济,我们也搞了很多基础设施,我们现在就是要补短板,解决很多最后一公里的问题,使我们的基础设施能够充分发挥自己的效益。
我们稳字当头就是要善于做好存量,不要盲目追求数量,在存量的基础上来扩大增量,我们就可以在过去几十年的基础上继续前进,稳中前进。
我刚从三亚过来参加一次会议,我非常赞同上海复星集团郭先生在三亚大会上的讲话,他说我们现在企业要做很多过去已经做过的事情,重复做过去已经做好的事情,但是有一条就是要把过去我们做的事情做到极致。上海人都会做阳春面,如果把一碗阳春面做到极致,一个餐厅就可以每天卖出5万碗阳春面,好的时候可以卖到十几万碗阳春面,这是存量做大必须做到极致。外国人说我们中国人只会做衬衫鞋子,还是要做衬衫鞋子,在国际市场看看,一件衬衫也可能卖几个美元,卖几百美元,一双鞋也可能只卖几个美元,也可能只卖几百美元,如果我们做几个美元衬衫的鞋子,我们重新做衬衫和鞋子,但是要做的是几百美元一件的衬衫,几百美元一双的鞋子。
目前情况下我们可以在全球面对这样一个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当中抓好机遇,但是核心是我们一定要有定力,我们一定要稳字当头,稳中前进,我们一定要把我们做好的每件事情做到极致,这样我们才可能在当前的形式下,抓住机遇,实现新的发展,谢谢大家。